我的1999年

第006章 尘封的记忆(1/3)

        夏枫怎么也没想到,有口无心的一句话,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应。

    看来暗恋苏小满的男生非常多啊。

    等到楼下时,很多高三男生都对夏枫露出同志般的微笑,让他心惊胆战的同时也有些隐隐后悔。

    打人不打脸,揭人不揭短。

    说女生月匈小,就像说男生的丁丁小一样,这是有关于尊严的事情,万一传到苏小满耳朵里,还不得跟他拼命啊。

    不对,看这架势,百分百会传到苏小满耳中。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夏枫轻轻给了自己一下嘴巴,“你说你这个嘴怎么这么贱呐!”

    来到厕所东面的小树林里,夏枫站在树丛后面,冲跟过来的马晓光勾勾手道:“有烟吗,来一根。”

    “枫哥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马晓光过来后,从缝在校服里面的口袋里掏出大前门,然后在里面拽出一根中华,递过来说:“昨天有人请我爸办事,特意买的大中华,我趁我爸不注意,偷了三根,嘿嘿~”

    “瞧你那点出息!下回直接把整包都顺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嗳~等我爸下次喝醉了。”

    夏枫接过烟,就着马晓光的火点上后深深吸了一口,让烟雾在口腔里充分滋润后,直接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等烟雾从鼻腔里徐徐冒出来的时候,问道:“你爸还在一中做厨师长吧?”

    “对啊,一直在!怎么啦枫哥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夏枫吸了口烟,顿了顿又问道:“三三班有个个子很高的女生,大概有一米六八到一米七,留着中发,穿着旧校服和黑布鞋,走路时喜欢低着头,你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吗?”

    马晓光一脸可惜的说:“枫哥,你追了苏小满整整三年啊,现在移情别恋是不是太……”

    夏枫黑着脸道:“狗日的,你要是再跟老子提一句苏小满,老子就把你上课打**的事情到班级里好好宣传一下。”

    之前劝放弃的是他,现在又说太亏了,合着好赖话全让他一个人说了。

    “别别别枫哥,我向你保证,从今以后再也不在你面前提苏小满了,枫哥千万别生气。”马晓光吓了一跳,立刻拍胸脯保证。

    随后转移话题说:“三三班,个子高,家里穷,走路还喜欢低着头……应该是林婉静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林婉静?”夏枫惊讶到。

    马晓光奇怪道:“对啊,咱们二中最有希望考上清华北大的人,枫哥你不是知道她嘛。还有,卧槽是什么意思啊?”

    “卧槽就是我靠的升级版。”

    夏枫随口回答了一句,抽了口烟,看着小树林边浑浊的护校河,眼睛微微眯了起来,“原来是她啊……”

    刚刚重生,脑海里一团浆糊,早上看到林婉静时没想得起来,此时马晓光提起名字,尘封的记忆一下子被打开了。

    前世的林婉静,是一场让无数人心痛的悲剧,即使十几二十年后想起,还是让人扼腕叹息!

    林婉静家庭条件不好,母亲离异后又重新组建的家庭,底下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,靠着助学工程读到了高三。

    秀州市从90年代中期就开始推动助学工程了,到了九十年代末,很多民营企业家以及社会贤达,也都纷纷参与进来。

    不管是花钱买名声也好,又或者为了洗白什么的,总之像林婉静这样成绩优异的贫困生,切切实实得到了一点好处。

    而林婉静也非常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,学习异常刻苦,成绩在年级里始终名列前茅。

    同学老师们也都很佩服这个自尊自强自爱的女孩子,于海涛那么混蛋的家伙,也不敢去骚扰林婉静。

    当然,主要也是因为所有人都不知道林婉静竟然长得那么漂亮,她整天低着个头,头发把相貌都遮蔽了,谁看得清啊?

    夏枫也是,前世同学三年,他潜意识里一直把林婉静当成那种无盐女,因为家境贫寒,再加上长得不漂亮,心里自卑,所以才整天低着个头玩命学习。

    直到后来看见她的遗像……

    前世林婉静在高考前一天晚上忽然**,让所有关心爱护她的同学老师都猝不及防。

    据事后调查得知,林婉静那个吃喝嫖赌抽样样俱全的继父吕大茂,在林婉静不知道的情况下帮她订下一门亲事,双方约定,林婉静大学毕业后成婚。

    然后吕大茂陆续收取男方5000块钱礼金,全部挥霍一空。

    而男方在得知林婉静学习成绩非常好之后,怕她上了大学后飞掉,便要求提前办酒席成婚。

    如果不愿意就把礼金还回来。

   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