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1999年

第001章 99年保密协议(1/2)

        人只要有钱,烦恼就会减掉90%以上,情商和智商也会提高,更不会乱发火——鲁迅:这个我真说过。

    但钱从哪来呢?

    这个鲁迅没说!

    再有两年即将步入不惑之年的夏枫,用了20年的青春汗水去追寻答案。

    18岁高中毕业后去了那个被画了圈的小渔村。

    一路上跌跌撞撞,在坎坷中奔跑,在挫折中成长。

    最终,烦恼真得神奇的减少了90%,情商智商在这个过程中也得到了历练。

    元旦前夜。

    夏枫倒了杯威士忌,抬头时,余光乜了眼对面墙上龙飞凤舞的“慎如则败,终始无事”,端着杯子踱步到窗口边。

    夜幕下的赛格电子大楼灯火璀璨,相比于周围那些金碧辉煌的摩天大厦,这座始建于上世纪末的大楼,在经历了20年的风吹雨打后,多了几分雄浑稳健!

    低头抿了一口酒,一股辛辣劲道直窜喉咙。

    “嘘——”夏枫徐徐吐出口气,舒服。

    老话说的好:小财靠勤,中财靠德,大财靠命。

    公司发展到现在地步,他已经很满足了。

    只要不乱投资、炒股,银行卡里的存款加上不动产,足够他这辈子吃香的喝辣的。

    再往上,那是资本领域,是普通商人无法触及的深水区域。

    接下来他打算正儿八经的谈个女朋友了。

    磨合两年后,争取在40岁之前结婚。

    趁着体力还跟得上,多弄几个小孩出来,省得老头老娘三天两头打电话唠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站在窗口前欣赏了一会夜幕下的城市风景,夏枫看了眼时间,才8点30,小妹要到11点才下飞机。

    放下杯子,去了休息室。

    昨晚被两个朋友拉去酒吧,一直玩到凌晨两点,早上六点多又被叫到公司开会,现在两眼皮直打架,正好去眯一会。

    “叮铃铃——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一阵刺耳的铃声把夏枫从深沉的睡梦中惊醒过来。

    夏枫疲惫的睁开眼,看了看枕边的手机荧幕,来电显示是“小妹”。

    同时他还注意到,屏幕上方的时间显示为11:59。

    他睡了足足三个半小时。

    距离2020年1月1号,只有一分钟了。

    夏枫有些诧异,不是说好一起跨年的嘛,小妹怎么到现在才来电话?

    他伸手去拿手机,就在这时他惊恐的发现,自己身体就像陷入泥沼一样动弹不了了。

    他奋力挣扎,左手指尖一寸寸的向前挪移,好不容易才触碰到手机上的接听键。

    电话里传来了小妹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哥,我给你发信息你怎么没回啊?飞机误点了,我才刚下飞机,你现在在哪个出口……”

    夏枫想开口回答,但是却无法开口。

    他仿佛置身于一个巨大的黑色旋涡上面,身体正在被一点点的拉扯进无边的黑洞。

    他惊恐万状,然而却又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时间在这一刻彻底凝固了,一分钟成为了永恒。

    身下的黑洞开始向内收缩。

    然后……

    就没有然后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枫哥,醒醒,快醒醒,老班在楼下,马上就上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极度疲惫的夏枫,被人从睡梦中摇醒后,心情很是恶劣,一把甩掉胳膊上的手,不耐烦的骂道:“劳资就是老板,他TM谁啊?”

    “枫哥,我知道你不鸟老班,这不是快毕业了嘛,咱们多少给他点面子,别让老班太难堪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个十七八岁的靓仔,身材偏瘦,细皮嫩肉,蓝白相间的校服套在身上松松垮垮,留着搞笑的三七分,过长的发梢盖过了双眼,说话时还故作潇洒的歪着嘴巴吹一下。

    靓仔顿了一下,又跟道:“再说了,你上个礼拜当众亲苏小满,要不是老班帮你压下来,后果可是不堪设想啊!

    老班这个人虽然有时候嘴比较臭,但其实对你挺不错的……”

    夏枫看着眼前吧啦吧啦的人,梦境和现实渐渐融合在了一起,瞪大眼睛不可置信道:“你…你…你是……马晓光?”

    马晓光是他高中时代同桌、死党兼忠实的狗腿子。

    因为成绩不好,没考上大学,高中毕业后去了魔都打工,05年回老家县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